當前位置: 首頁 >> 廉潔故事
字體大小:
不謀所居 難有所成
發布時間: 2019-03-26   訪問量:0   保護視力色:

 ●對今天的黨員干部來講,需要面對的改革發展重任、各種風險挑戰,并不比過去簡單輕松,必須靜下心來,擺正自己的位置,想清楚“為了誰、依靠誰、我是誰”問題。

  世間萬物,離不開所居之處。所居之處,不僅是一個空間概念,有時更關乎立場、方向、原則甚至道路的選擇,不可不慎重對待。

  南朝梁《殷蕓小說》中,有這樣兩句關于樹木的論述。其一,“子獨不見河邊之樹乎?仆御折其枝,波浪蕩其根,上無徑寸之陰,下被數千之痕,此木非與天下人有仇怨,蓋所居者然”。其二,“子不見嵩、岱之松柏,華、霍之檀桐乎?上枝干青云,下根通三泉,上有猿狖,下有赤豹麒麟,千秋萬歲,不逢斧斤之患,此木非與天下之人有骨肉,亦所居者然”。一則為河邊之樹,一則為山巔之松柏、檀桐,兩者之所以境遇不同、前途不同、命運不同,皆因“所居者”迥異。

  誠如此,立身處世之環境清濁,與哪些人相處交好,往往能夠決定事業之得失成敗,豈可不察?春秋五霸之首齊桓公,早年親近君子、重用賢相管仲,得以九合諸侯、名揚天下,成就一番事業;然而,桓公后來沒有聽從管仲臨終時的勸告,不再重用君子賢人,身邊整日圍繞著易牙、開方和豎刁等人,結果導致小人專權,國勢日衰,自己也落得個晚景凄涼。

  擇善而居、親賢遠佞的道理,不少典籍中都有所闡述。如,《孔子家語》中記載,“與善人居,如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即與之化矣。與不善人居,如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亦與之化矣。丹之所藏者赤,漆之所藏者黑,是以君子必慎與處者焉”。又如,諸葛亮在《出師表》中告誡后主劉禪,“親賢臣,遠小人,此先漢所以興隆也;親小人,遠賢臣,此后漢所以傾頹也”。這些都是在提醒人們,只有慎重選擇所居之處和親近之人,才能成就功業、遠離禍患。

  到了近現代,身居何處、親近何人,往往是對革命者理想信念、群眾觀點的考校。1927年大革命失敗,有些原本自詡為“革命家”的人逃跑或叛變脫黨。在這個危急關頭,賀龍卻說“不管形勢怎么變,我賀龍要始終站在共產黨和工農大眾一邊”,并且于1927年9月初,在江西瑞金錦江中學的一間教室里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事實上,不少革命先輩過去都曾衣食無憂,過著富足的生活,他們之所以毅然告別舊世界,義無反顧加入中國共產黨、投身革命事業,就是因為要始終同人民群眾站在一起。

  時代改變了,但優秀共產黨人始終心系群眾、依靠群眾,不愿有片刻的疏遠或隔離。1958年7月,周恩來總理赴廣東新會視察期間,在新會人民禮堂向干部群眾作報告。當地群眾知道周總理來了,奔走相告,紛紛涌進禮堂,工作人員怕影響總理作報告,趕快把禮堂的門關上。周總理見狀,笑著對縣委領導說:“為什么把我同人民群眾隔開來啊?”于是,禮堂的20多扇大門重新打開,整個禮堂爆滿了。1961年6月,陳云同志到上海市青浦縣小蒸人民公社進行調查研究,在這期間,他住在農民家,吃在農民家,上午開座談會,下午到田頭、養豬場和農家作實地考察,工作取得了明顯實效。在平時,他也會經常到商店、菜場等去看看,了解百姓日常生活狀況。

  對今天的黨員干部來講,不需要像在革命年代那樣常常面對生死抉擇、經受戰火考驗,但需要面對的改革發展重任、各種風險挑戰,并不比過去簡單輕松,必須靜下心來,擺正自己的位置,想清楚“為了誰、依靠誰、我是誰”問題。我們一切工作出發點和落腳點,就是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只有時常檢視自己“所居之處”——究竟是離群眾更近了還是疏遠了,慎重選擇立身之所,才能始終站穩群眾立場,才能方向不偏、業有所成。(尉承棟)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返回頂部
泳坛夺金481破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