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媒眼看宿
字體大小:
【中紀委網站】手記 | 不翼而飛的二次補償款
發布時間: 2019-06-28   訪問量:0   保護視力色: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2019627日 要聞

 

20181224日,宿遷市湖濱新區嶂山林場林西居委會原支部書記趙長江被解除留置措施并移送司法機關,與此同時,該村其他8名涉案村組干部一并被移送處理,歷時59天內審外調,我和同事們終于松了一口氣。

  20186月,湖濱新區黨工委巡察組在對嶂山林場巡察時發現,嶂山林場林西居委會原支部書記趙長江存在大量違紀問題,且群眾反映強烈。區紀工委接到線索后迅速成立核查組,對趙長江違紀違法問題線索開展初核。

  同一塊集體楊樹地,為什么在短短三個月的時間里入賬補償了兩次?集體研究臺賬的時候,區紀工委副書記、監察局長秦煜指著報銷憑證發出了這樣的疑問。

  從之前了解的情況看沒問題的,這塊集體楊樹地占地19畝,第一次補償是按照5000/畝的標準實際補償9.5萬元。我開口說道,第二次是為村集體爭取來的收購補償,因為該地塊在三臺山項目建設中被施工方粗暴破壞,楊樹還沒來得及清賣,林西居委會通過向上爭取,以5/棵的補償標準實際獲得二次補償款47.04萬元。

  看看項目涉及哪些經手人,再迅速確認下入賬情況!秦局長說。

  通過調取銀行流水,發現這筆47.04萬元資金流向了該村會計林某某的個人賬戶,而非林西居委會集體賬戶。

  跟趙長江也核實過了,這塊楊樹地被村集體轉讓給村里副主任曹某某進行了承包,轉讓協議我們也找到了。帶著想當然的自信,我跟秦局長又一次進行了匯報。

  可補償款為什么不直接打給曹某某呢?秦局長問。

  林某某是村會計,收付款由他經手在村里也很正常的。我答道。

  不對,秦局長陷入了片刻沉思,隨即說道,如果村里之前就跟曹某某簽訂了承包合同,為什么第一次的收款方是林西集體賬戶呢?

  秦局長的話點醒了我。事實上,經趙長江安排,通過與村副主任曹某某簽訂虛假轉讓協議,在事發前與其他8名村組干部達成攻守同盟,自認為能瞞天過海。

  順著這條線索,調查組也迅速調整方案對林某某、曹某某進行談話,調查取證時間戰就此打響,通過說服教育、反復盤問、逐個擊破,在證據面前村組干部們不得不承認了違紀違法事實,趙長江在鐵證面前心理防線也最終崩潰,數度哽咽淚流滿面。在這一群窩案中,整個村兩委班子全部被立案調查,三個村組長也無一逃脫,令人憤慨的是所有人員在分錢的時候沒有一個人提出異議,在個人利益面前,這群所謂的護林人抱團取暖、貪欲畢現,但是終究難逃黨紀國法的懲罰。(江蘇省宿遷市湖濱新區紀工委 徐士詞)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返回頂部
泳坛夺金481破解